任正非霸气回应一切:我不能代表中国企业,我只能代表华为!


焦点:

1。应该说,我们今天可能遇到的问题是十多年前预测的。我们已经准备了十多年。我们对处理这种情况并不完全草率和毫无准备。这些困难会对我们产生影响,但影响不会很大,也不会有大问题。

2。外界的变化对我们没有如此大的影响。因为我们有信心,我们的产品比别人好,所以别人不想买。

3。过去30年来,华为为170个国家的30多亿人提供了网络服务,并拥有良好的安全记录。但是我们仍然需要不断进步。

4。孟晚舟和我要去阿根廷参加同一次会议,她也是会议的主要主持人。她在加拿大换了飞机,不幸被拘留。我晚了两天离开她,从另一个地方换了飞机。

1月17日下午,华为创始人任郑飞在华为深圳总部与多家国内媒体举行了约一个半小时的圆桌会议,重点讨论了最近引起外界关注的加拿大事件和5G等话题。这样,对一向低调的任郑飞来说,与国内媒体的深入沟通是罕见的。

任郑飞明确回应了美国最近指责华为“窃取商业秘密”,华为绝对尊重他人的知识产权。

1月15日,任郑飞还在华为深圳总部采访了包括CNBC、彭博、《金融时报》和《华尔街日报》在内的多家外国媒体,并谈到女儿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拘留的事。这也是他自2015年以来首次接受国际媒体采访。

以下是任郑飞接受国内媒体采访的摘要:

1。记者:华为最近遇到了一些困难。华为是否进行了系统的内部评估,这么多年的研发投资能否抵御这些困难?

任宗:应该说我们今天可能遇到的问题是十多年前就预测到的。我们已经准备了十多年。我们对处理这种情况并不完全草率和毫无准备。这些困难会对我们产生影响,但影响不会很大,也不会有大问题。

记者:那么在当前环境下,你如何理解自主创新对中国企业的重要性?

任宗:我从来不支持“自主创新”这个词。我相信科学和技术是人类的共同财富。我们必须站在前人的肩膀上,以缩短我们进入世界领先地位的进程。我们必须自己做一切。除了农民,其他人不应该有这个想法。

我支持精神层面的自主创新。换句话说,其他人已经进行了创新。我们应该尊重他人的知识产权,获得他人的许可并为此付出代价。如果我们一遍又一遍地这样做,我们必须得到许可或者为此付出代价。这是法律。当然,科学家是独立的创新者。我是说像我们这样的公司的工程创新。

2。记者:我想再问一次,华为在这场反全球化浪潮中最糟糕的计划是什么?

仁宗:外界的变化对我们没有这么大的影响。因为我们有信心,我们的产品比别人好,所以别人不想买。让我举个例子:世界上很少有制造商能做到5G,华为做得最好。世界上微波制造商不多,华为是最先进的。世界上唯一能把5G基站和最先进的微波技术结合成一个基站的公司是华为。未来,我们的5G基站将与微波集成,基站可以使用无光纤的微波超宽带回波。

有人说过去它只适用于广大农村地区,但5G是超宽带,微波是超宽带,这也适用于广大西方国家。因为西方国家到处都是分散的别墅,为了看8K电视和消费高速信息,我们需要购买我们的设备。当然,它是买不到的,它必须付出很高的成本才能建立另一个网络。我们的技术突破也为我们的市场创造了更多的机会,带来了更多的生存支点。因此,我们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担心。

3。记者:长期以来,西方对包括华为在内的中国企业最常见的指控是窃取知识产权。你觉得这个话题怎么样?

任正非:我不能代表中国企业,我只能代表华为。华为在美国经历了几次大的诉讼,都取得了良好的结果。华为现在拥有87,805项专利,其中11,152项核心专利在美国获得授权。我们的技术专利对美国的信息社会很有价值。我们已经与许多西方公司达成了专利交叉许可。华为不能代表其他企业,但我们绝对尊重其他企业的知识产权。

4。记者:为什么中国没有生产像高通这样通过知识产权许可发展的企业?深圳有一些企业拥有自己的知识产权。由于知识产权诉讼和对外国公司的遏制,他们别无选择,只能沉入产业链下游。我想问你,中国的知识产权制度应该如何调整?

任宗:如果我们把知识产权视为物权,国家的技术创新和发展可能会更好。也就是说,如果知识产权法是物权法的一部分,侵犯知识产权就是侵犯财产权。这样的环境有利于原始发明。没有原创发明,高通怎么可能有未来?我们应该认识到保护知识产权有利于国家的长期发展,而不是西方用来压制我们的借口。因此,首先,我国不支持假冒伪劣产品,而是支持原创性,保护原创性。今天的经济发展可能会放缓,但质量会更好,更有竞争力的公司会出现。

5。记者:现在外界有一种感觉,似乎又回到了麦卡锡时代,用共产主义作为标签,攻击一些企业或个人。你认为中国《情报法》,特别是第七条颁布后,会对华为的国际市场造成一些障碍吗?你认为有必要通过一些渠道合理地解释它吗?

任宗:首先,我们对法律的解释没有发言权。不过,政府已经表示,外交部已经明确表示,中国没有法律要求任何企业安装后门。

第二,中国还要强调,任何国家的企业都必须遵守所在国所有适用的法律法规,包括适用于联合国、美国和欧盟的出口管制和制裁法律法规。

6。记者:你好,任先生。我已经在深圳工作多年了。在我的印象中,华为在过去30年里一直如此密集。你亲自出面,连续几天与媒体见面。以前很少见。包括外国媒体都表示,今年与记者的会面是相对罕见的安排,以应对华为面临的罕见而特殊的困难。不知你是否同意这个评估?这一安排的主要信息是什么?另一个问题是,一些西方政府批评了华为的网络安全。你认为这是由于历史偏见还是华为真的需要加强?华为如何消除西方国家的担忧?

任宗:首先,要注意媒体是被公共关系部强迫的。他们说,在这段时间里,我们必须给18万名员工和客户信心,让他们更多地了解我们,信任我们,同时也给社会带来宽慰。事实上,我们没有遇到太多困难。你可能没有参加我们的内部会议。会议都很激烈,没有觉得有什么困难。但是外界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我们需要传递一些信心,我需要说点什么来改变现状。因此,看媒体就是向社会传达一种信心。当然,我们今年的收入增长率可能会放缓,估计增长率不会超过20%。

第二,在网络安全问题上,有必要将信息安全与现在混乱的网络安全区分开来。过去30年来,华为为170多个国家的30多亿人提供了网络服务,并拥有良好的安全记录。但是我们仍然需要不断进步。我们现在正在重建软件架构系统,以满足“最小网络架构、最小网络交易模式、最小网络安全和隐私保护的GDPR合规性”四个目标的要求。我们将在研发方面投入大量资金

任宗:皱纹更多了。因为半径越大,问题就越多。如果我们缩小到一个小点,就像农民一样,只有土豆那么大,外面的世界可以清楚地看到它们,那么没有人会质疑它们。半径越大,越不清楚。我们将无法清楚地看到未来10-20年的探索,所以我们会有更多的问题,但问题并不意味着有很多问题。此外,提问也很有价值。科学家自然喜欢怀疑。否则,他们怎么能找到新事物呢?他不相信会有新的发现,所以质疑本身是进步过程中不可避免的副产品。

信息社会的未来发展是不可想象的。在未来的20到30年里,人类社会肯定会发生一场伟大的革命,生产方式也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例如,人工智能被用于工业生产,大大提高了生产效率。每个人都参观了我们的生产线。它不能被称为人工智能。它只是人工智能的一部分,但生产线上的人不多。五年后,这条生产线可能只需要五六个人,甚至两三个人,主要用于维修。当然,我们生产线上的许多人都是医生,而不是普通的操作人员,尤其是在光学芯片的生产中,仍然很少有医生能做事情。

对于这个时代的国家来说,重点是发展教育,主要是基础教育,尤其是在农村地区。没有良好的基础教育,很难进行有效的基础研究。给农村教师更多的钱,让优秀的人才愿意当老师,让优秀的孩子愿意进入师范学校。正如我们老一辈革命家毛泽东、苏羽、黄克诚、许光达、云戴颖都来自师范学校一样,我们可以实现“用最优秀的人培养更多的优秀人才”。然而,现在情况并非如此。老师的工资很低,当孩子们看到更多的知识时,他们挣不到多少钱,所以他们不想读太多。这样,它将无法适应未来20到30年的社会,社会可能会分化。充分利用人工智能生产可能会回到西方,因为这里没有工会问题、社会福利问题、罢工问题.完全不具备人工智能的生产可能会转移到东南亚、拉丁美洲和南欧等低成本国家。我们的国家正面临着这种分化,所以在迎接未来的革命之前,我们应该把基础教育放在国家的最高纲领中。提高全民族的文化素质应该是党和国家的主要责任,也是每个公民的义务。今天,街道上到处都是高楼,这些高楼将在20到30年后变老。如果我们投资教育,这些贫困的孩子将在20到30年后成为医生,国家将变得更加繁荣。

在这个重要的历史转折点上,华为只能管好自己,不能管好别人,所以我们投入了大量资金来向前推进。刚才,中央电视台的一名记者问我,“你挣的钱很少,为什么你在科研上投资这么多?”例如,我们今年的利润超过90亿美元,但在科学研究方面的投资是150-200亿美元。事实上,在我们投资150亿元的地方,都是成本,事实上,是客户。顾客给我们的钱不是产生利润,而是投入。

我们为什么要继续?新技术进入时代的时间越来越短。过去,科学家一直等到他们建立方程。50到60年后,他们最终发现这些方程很有用。从电磁理论出发,经过50到60年,人们发现电磁理论可以用于无线电。几十年后.今天,这是不可能的。这个过程被大大缩短了。即使它不能被称为毫秒级,它也是非常短的一级。如果我们仍然等待产业分工而不进入基础研究,我们可能会落后于时代。

中国是一个人口众多的国家。如果我们成为一个人才济济的国家,我们将更有信心与他人竞争。因此,小学教师应该受到更多的尊重。当然,今天教师的待遇比过去好得多,但是教师必须成为最光荣的职业。只有这样,这个国家才能对未来抱有希望,并在世界比赛中取得成功。

今天,我们都看到华为取得了许多成功。事实上,成功最重要的一个方面是外国的

教育的振兴不在于房子,而在于教师。黄埔军校只是两条绑腿,康达只是一条小板凳。你看了一部关于康达的电影,搬了一张小板凳,坐在尘土飞扬的土地上,不用麦克风就能听到毛泽东的演讲,从而建立了一个新的中国。为什么黄埔大学和康达大学不是世界上两所著名的大学?因此,物质不是最重要的,人才是最重要的,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应该受到尊重,这个国家有希望。

记者:你提出基础教育这个话题是为了给社会一个警告吗?

任宗:在我看来,社会应该有这样的口号:“用最好的人来培养更好的人”和“不管我们有多穷,都不能当穷老师”。

记者:对此你打算怎么办?

任宗:通过做好华为,我们为每个人树立了榜样。华为有什么?没什么?华为既没有背景也没有资源。它除了人头什么也没有。我们聚集了一群中国人和一些外国人来取得今天的成就,这证明教育是伟大的。

8。记者:在4G时代,我们觉得华为也在引领许多竞争对手进入一个新的领域。最初人们认为,在5G时代,华为受到了一个广阔世界的欢迎。但迄今为止,外界设置了不少障碍。刚才你还说华为已经评估了遇到的情况。我想问华为下一步计划采取什么措施来突破目前的困境。除了第二个问题,今天早上我们还参观了华为的两个实验室,仍然觉得华为在基础研究上投入了很多精力。该国的大环境也鼓励企业或大学进行基础研究。我想把基础研究的总体概念放在一边。

任宗:一位老师辞职了,说世界很大。她想看。我想说的是,这个世界非常大,有很多地方我们可以做5G,但目前我们不能做这么多。在一些地方拒绝并不意味着我们在大多数地方被拒绝。此外,5G实际上夸大了其角色和华为的成就。因为我们跑得太快,我们的年轻人无法抑制他们的兴奋。他们不停地说啊说,夸大其词。事实上,人类社会并不迫切需要5G。人们现在需要的是宽带,5G的主要内容不是宽带。5G有非常非常多的内涵。这些内涵的出现需要更多的要求和更长的时间。不要把5G想象成波浪。波浪来了,财富也来了。快点抓住它。如果你抓不到它,你会错过的。5G的发展一定很慢。日本和韩国仍然是4G。日本和韩国使用4G非常好,足以满足需求。我们的4G使用不太好。打开我的手机只有20~30兆字节。事实上,我们的4G可以达到300~400兆字节,足以看8K电视。然而,我们的网络白天只开放20到30兆字节,只能看4K,不能看8K电视。为什么?网络结构不好。什么是糟糕的网络结构?仍然没有数学家研究算子的网络结构。因此,网络结构的问题还没有解决。5G几乎和4G一样。好像我的嘴很大,但是我的喉咙很小。我不能吞下一大块肉。因此,不是5G的基站是万能的,所以不要担心。5G估计接下来会进入毫米波。毫米波意味着只要你把钱翻倍,带宽就可以增加100倍,也就是说,你可以在一秒钟内下载几十个高清视频。我们已经在实验室里完全做到了。5G目前还没有完全使用,太快了。这一次中央电视台被用来在深圳直播春节联欢晚会(5G),这只是一个示范。这次示威不足以变成大规模的商业活动。

在技术研究中,我们有一句谚语叫做“一杯咖啡吸收宇宙能量”。什么?即使我们向谷歌学习,谷歌的母公司赚钱去研究难以实现的事情,也去研究长生不老药,它也为人类社会做出贡献,并转移财富去探索人类社会的未来。我们是一样的。所以当我们谈到一杯吸收宇宙能量的咖啡时,我们从谷歌那里学到了东西。就是投资探索人类的未来。我们支持为大学教授做基础研究。他就像一座灯塔,照亮了我们和其他人。但是我们理解得比别人快,所以我们做事情比别人快,如此而已。

我们正在汇编的基础研究领域的多名科学家和专家将钱转化为知识。我们有60,000多名应用型人才,他们开发产品并将知识转化为金钱。我们对外部科学家的探索是给予适当的支持。

记者:如果是这样,那么基础研究不适合公司做。

任宗:但是如果公司不这样做,我们就不能领导这个时代,那么我们就不能赚到多余的钱,我们就不能有多余的投资,然后我们就会成为一个发电工厂。为什么我们能自信地一路领先?在电子领域,我们制造了最先进的芯片ARM中央处理器和人工智能芯片。在光子交换方面,我们也是世界领先的。就量子而言,我们正在跟进,至少研究当别人的量子计算机问世时,我们将如何使用它们。

我们在电子、光子和量子方面领先于人类社会,在量子计算方面落后于人类社会。因此,只有进行基础研究,才有超额利润,只有有资金进行战略投资,社会才能向前发展。外面的科学家欢迎我们,因为我们把他们视为灯塔,我们没有侵犯他们的任何利益。美国有一部百度法案(Baidu Act),赋予大学和非营利研究机构申请专利的权利,以及联邦政府资助的发明创造的专利权,从而产生了推动科研成果转化的强大动力。我们也符合百度法案。我们没有任何自私,但是我们不与学校合作。我们主要与教授合作。只有当我们有了这个领袖,我才会和你合作。

9。记者:如果你评估华为目前的基础研究,华为的技术水平是什么?你的个人目标是什么?我记得两年前你参加全国科技大会时,你说华为已经进入了一个无人地带。它还在这个水平吗?

任宗:一般来说,我们不应该对基础研究评价感到满意。为什么?事实上,在过去的30年里,我们真正的突破是数学。手机和系统设备以数学为中心。然而,在物理、化学、神经病学和脑科学方面,我们仍然落后于其他学科。未来的电子科学将整合这些科学。没有多少人愿意加入我们。因此,在科学构建未来信息社会结构的过程中,我们还不够。

关于无人地带,当时最重要的是谈论“时间延迟”。例如,无人驾驶现在是一个时间延迟问题。不久前,我的妻子和小女儿在欧洲开了一辆德国无人驾驶汽车,在高速公路上跑了两个多小时。欧洲已经进入无人驾驶的L3阶段。如您所见,我们与奥迪在无人驾驶领域的合作也是L3阶段。无人驾驶的最高水平是L5阶段。当达到L5阶段5G时开始工作,但是仍然存在时间延迟的问题。

因此,现在对无人地带的真正探索是减少时间延迟。任何电路都必须有电容和电阻,这肯定会产生时间延迟。人类社会没有时间不需要时间延迟。时代的发展已经进入饱和曲线阶段。我们正好在这条曲线的顶端。新公司很容易赶上我们。我们认为这是未来的风险。你看,现在制造电子产品很容易。你可以买几个筹码,然后马上出来。我们的优势不再是优势。在这个领域,我们很担心,不能逃避。

这次首相参观了比利时的IMEC设计平台。总理看到这个平台可以将人类电子设备的带宽增加到3纳米和1纳米。如果达到了极限,人类的需求无法得到满足,此时石墨烯无法取代硅,我们该怎么办?我们将堆叠芯片,但最大的问题是散热,这也是尖端技术。因此,热能将是电子工业中最先进的科学,我们在这方面的研究也是领先的,这太抽象了。因此,我们都在寻找迎接未来挑战的方法,但是如果我们不能慢慢找到它们,追赶者很快就会到来。

10。记者:我之前和一位企业家谈过。他说了一句话:“每天,他都害怕得发抖,走在薄冰上,担心别人会追上他,担心用户会放弃他们的公司。”我想知道你是否如此担心。

仁宗:这是一个形容词“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我们也每天这样说。如果这真的是

记者:但不一定是“下一个”?

记者:其他公司正在谈论成为一家百年老店并继承它。

仁宗:成为一家百年老店很难。最重要的是消除懒惰。曾经有一位主管说,他想总结华为的机制。我说,头儿,不要总结。前20年是积极的,后10年是倒退的。为什么?即使人们有钱,他们也会变得懒惰,不愿意去艰苦的地方,也不愿意做艰苦的工作。如何摆脱懒惰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挑战。因此,我们强调自我批评,即通过自我批评逐步消除自我懒惰,但我认为这并不容易。改变自己的生活比改变别人的生活困难得多。

11,记者:去年,在华为人力资源研讨会上,我们给了你很多意见,并归纳为十大罪行。你认为这些观点合理吗?你是否根据它们进行了改进?

仁宗:十大罪行。我们把它发布在亲密声音社区的互联网上。让18万名员工批评它,每个人都会讨论如何改变它。这将形成一种文化,逐渐改变我们的一些内部机制。在我看来,社会只看批评,我过滤掉那些说好话的人。因为我想知道基层发生了什么,管理层是否做得对。发现后,找另一个人来调查是否有这样的问题。

12,记者:你谈了很多基础研究。你年轻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将来成为一名科学家?你认为你的生活现在走错路了吗?第二个问题,你刚才提到华为现在有很多钱,不知道花在哪里。华为的产品做得非常好。前段时间有传言称“华为将与袁隆平合作开发海米”。很快华为宣布这是错误的消息。但在这个谣言背后,它可能反映出许多人希望华为能制造更多更好的产品。华为有什么跨境想法吗?

任宗:首先,当华为有几百人时,它在一个“城墙入口”收费。成千上万、成千上万、成千上万的人仍然在同一个“城墙入口”冲锋。没有变化。此外,我们每年轰炸“城墙入口”的大炮数量已经超过150-200亿美元。这只是研发费用。其他部门也在收费,加起来大大超过了这个数额。只有专注于一个突破,我们才能在人类社会中站稳脚跟。当我们不得不拖着许多“斗车”、“马车”和“人力车”的时候.我们的“高铁”无法运行。

有太多的钱要花。那只是一句谚语。我们都在增加未来的投资。花钱并好好花是不容易的。每个部门都要花钱,预算审查极其严格。例如,我们为战略开支拨款36.8亿美元。没有压力他们怎么消费?此外,我们还有一所华为大学。大多数学员都获得了博士和硕士学位,其中包括许多从海外著名大学毕业并在实践中取得多年成功的员工。他们回来接受再教育,然后出去,再教育,再出去。成本难以想象。华为大学尚未修复。欢迎你下次再来参观。

13。记者:任先生,你说过“在下一个智能世界里可能会有非常非常多的机会”。华为已经成为许多领域的领导者,从芯片到服务器和云,世界上没有一家企业能够达到这些目标。华为在业务上有边界吗?边界在哪里?因为许多合作伙伴担心华为抢了他们的业务。

任宗:事实上,我们做的是“管道”,它提供了一个信息流动的机会。服务器存储不是我们在“管道”中做的“池”吗?终端不是一个“水龙头”吗?所有这些技术都是相互关联的。为什么华为的终端技术进步如此之快?原因是我们在管道技术方面有很多战略储备。我们不能用完它们,所以我们将把这些部门分配到终端,科学家将为它们服务。因此,我们将迅速跃起。因此,我们永远不会做任何越界的事情。前天,西方记者也问我,"你会造汽车吗?"我说过,我们永远不会制造汽车。我们做汽车联网模块。我们对汽车中的电子零件进行边缘计算。我们可能是世界上最好的。但它不是汽车,我们必须配合汽车,汽车我们的mod

14.记者:最近,我看过很多报道或演讲,包括美国智库的报道或演讲,其中提到未来全球科技领域可能会有两个阵营。你认为科技产业的未来趋势如何?因为华为从来没有站在队伍中,但是华为仍然有可能在这个大的国家游戏中独树一帜吗?

任宗:如果未来有中美博弈,中国必须首先重视教育。我们有4万多名员工被派往海外。为什么大多数员工不想回来?孩子们上学的问题,他们回来后如何换班,是完全不同的。这样一系列的问题阻碍了我们的员工流动和我们的孩子返回。即使在非洲,孩子们也可以去最好的学校,但他们不能回深圳。因此,教育是我国最紧迫的问题,儿童受教育权应得到充分满足。每位父母最关心他们的孩子。因此,盲目的人口红利是错误的,因为社会生产方式是走向人工智能的。

东风汽车的朱总问我,我说,“中国的无人驾驶可以从拖拉机开始”。我们将让拖拉机一天24小时工作,不用担心蚊子、大雨或爬山,而不是在同一条轨道上与西方竞争,这样农业生产的效率将会提高?

15,记者:你在采访中多次提到人工智能。我现在看到许多公司已经把人工智能作为一个主要目标,它必须被称为人工智能。你担心这种趋势会导致人工智能的泡沫吗?

任宗:人工智能可能是泡沫。但是不要害怕这个泡沫的破灭。我们招募了那些失败的专家和工程师。为什么?我们需要在全球范围内改变我们的生产结构和服务结构。我们需要这些人。我为什么要失败?失败的人是那些理想太大而平台太小的人。但我的平台足够大,可以容纳你跳舞。为什么人工智能会起泡?同样的,这个世界实际上只需要一家公司,比如办公系统,谁能取代微软?真正的机器人问世后,90%的机器人公司都会遇到困难。因此,我很难解释人工智能是否有泡沫。例如,我们公司的工程,新疆山上的基站,就是京东快递的哥哥骑着摩托车去山上的。按照我们的指示安装好设备后,我们将在Xi安进行测试。测试通过后,测试将被接受。报告和发票会出来,钱会付给你。如果我们没有使用人工智能来提高生产效率,我们公司就不可能在未来实现低成本、高利润或增加战略投资。

16。记者:你认为华为目前面临哪些困难?

任宗:我们觉得,除了困难,它们都是困难,不是没有困难。

17,记者:请告诉我国际商务。华为下一步的国际业务发展计划是什么?

仁宗:没有变化。你过去做了什么?

记者:你计划继续关注哪些领域?

仁宗:不要改变当前方向或输入不熟悉的字段。

18,记者:虽然西方媒体也问了,但我们仍然希望了解孟女士的话题,希望你作为一个父亲能够回答。你第一次听说你女儿被拘留在加拿大是什么时候?你现在和她有顺畅的沟通渠道吗?现在情况如何?1月29日是美国正式引渡的最后期限。有什么困难吗?

任宗:我和孟晚舟要去阿根廷参加同一次会议,她也是会议的主要主持人。她在加拿大换了飞机,不幸被拘留。我晚了两天离开她,从另一个地方换了飞机。我们将通过法律程序解决此事。作为孟晚舟的父亲,首先,我要感谢中国政府保护孟晚舟作为中国公民的权利,并为她提供领事保护。我也感谢各界人士对孟晚舟的支持、关心和关心。

我女儿和我现在正在打电话。电话只是在讲笑话。这条船晚上也很结实。

19,记者:你反对封闭自主创新,对吗?然后,你提到,一定是小发猫或微软先发明了量子计算机。

任宗:这是我个人的意见。

记者:华为可能不会

任宗:我在精神上支持自主创新。所有科学家的创新都是独立的,它是一种精神。我认为在先进的未知领域,如嫦娥四号,有可能更加强调自主创新。如果人们不给你,那么你必须独立。然而,我们不能在低水平上强调自主创新。你想成为一个独立的螺丝钉吗?日本和德国的中小企业令人惊叹。日本的一家企业几十年来一直在搞砸。这种螺钉的最大特点是从不松动。全世界的高速设备、高速火车和飞机都使用这种螺钉。我去过徕卡。徕卡是一家乡村工厂,一位老太太,已经画画35年了。她说机器不能代替她,也不能像她那样好,所以她仍然在做。我认为做好一件事是可能的,但不要说别人已经做了。我必须重复一遍来证明我是光荣和伟大的。我认为只有开放才能很快达到目标。

20,记者:这一次许多事情可能是由美国引起的。如果你想利用这个平台对美国政府或美国社会说些什么,你特别想说什么?

任宗:我认为美国也可能有少数政客发出不同的声音。他不能代表美国人民,也不能代表美国工业、美国企业和美国科技。美国工商界仍然坚定地支持我们,坚定地加强与我们的合作。因此,少数政客的声音会发出很大的噪音,但它们的有效性最终将取决于结果。

21,记者:你为什么说特朗普是一位伟大的总统?这似乎引起了很多讨论。

任宗:因为特朗普把税率降低得很低,这有利于行业的发展。对美国来说,竞争已经持续了一百年。然而,如果他日夜与这个国家争吵,恐吓那个国家,不分青红皂白地逮捕人,每个人都害怕投资,那么没有人会弥补他失去的税收,美国经济将开始急剧下滑。但是下一任总统不会改变低税制度。他将去任何地方改善关系。他会说,“你可以在这里投资。美国的条件很好。税收低,土地便宜,一切都便宜。”也许美国真的会复兴。他因减税而受到高度赞扬。邓小平挖了一个“洼地”,那里有大量的水流动,中国的经济增长。因此,从这一点来看,他是一位伟大的总统。但是,不是还有一点批评他吗?现在没有人敢在美国投资。因此,他有两面。

我在英国,我听到卡梅伦和奥斯本说税率应该降低,福利应该同时降低,这只是一种对冲,经济是平衡的。福利如何减少?救济基金的所有接受者必须首先申请就业。如果没有工作,他们会做社区服务,比如照顾老人、帮助做家务和打扫街道。如果你不这样做,你就不能得到救济基金。英国一直在推动减税,目前已降至17%。英国重新打开了投资的机会之窗。

22,记者:刚才提到华为将在未来五年投资1000亿美元重组网络。你能具体谈谈这次重组涉及哪些系统调整吗?有具体的时间表吗?你们的重组绝对不是对国际市场环境或国际舆论的改变。它必须包括对未来机会的战略判断。你认为世界通信市场包含哪些主要机遇?

任宗:我们正在讨论的计划是让网络极其简单,让网络交易模式极其简单,让网络极其安全,并按照欧洲GDPR标准保护隐私。要达到这四个点,我们仍然会有增长。

记者:未来的机会呢?

任宗:网络架构的重建和未来人类社会对图像的需求将给我们带来巨大的空间。当你参观展厅时,你看了8K电视画面。你想要吗?中国的北京、上海、广州和深圳已经具备这样的条件,为什么不呢?

23,记者:华为的商业前景如此光明,你为什么说中国可能会在下一步倒下?

任宗:迟早,这是一个哲学命题,而不是现实的公共关系

任宗:我们还将网络技术应用到手机业务中。例如,手机的图像系统非常好,也就是说,我们网络上的图像系统学习数学。接下来,我们的网络连接服务将会更加成功,成为世界上最好、最智能的连接。这些字段实际上是相关的。

25,记者:消费行业的成功是偶然的吗?

任宗:众所周知,世界将成为一个智能社会。智能社会将如何看待它?必须依靠终端,终端的感知取决于传感器、显示器。因此,终端的未来非常广阔,包括物联网.手机只是终端的一个领域。

26,记者:两天前,当你接受外国媒体采访时,你提到“我们应该向苹果学习隐私保护”。华为之前也说过“向爱立信学习”。鉴于华为目前的业务结构和规模,还有什么可效仿的例子吗?或者,你认为华为现在应该做什么,需要在总体方向上规划什么?

任宗:首先,亚马逊的发展模式值得学习。书店突然成为世界上电信运营商和电信设备制造商最大的竞争对手。其次,谷歌也非常强大,每个人都能看到“谷歌军团”的战斗方式。第三,微软也很好。为什么没有可遵循的模式?到处都有老师,他们可以在任何地方学习。

27,记者:现在苹果也陷入了创新的困境。其业绩和股市也在下滑。你怎么想呢?

任宗:苹果是一家伟大的公司,因为苹果推动了移动互联网的发展,给这个社会带来了巨大的结构性变化。

28,记者:你希望中国网民对华为有什么看法?你希望华为在海外树立什么样的形象?

任宗:我认为网民应该更加宽容。如你所见,一些科学家发表了不同的科学观点,并受到网民的指责。科学家就像哥白尼。日心说在当时是无稽之谈。人们仍然敢于与上帝战斗。你比上帝更伟大吗?那么我们必须原谅今天的哥白尼,以便我们的国家在未来会有新的东西。科学家们将会提出许多新的东西,这些东西可能是令人费解和奇怪的想法。我们应该容忍他。

29。记者:任局长,你是军人出身。我们知道你也是党员。作为一家大型跨国企业的负责人,这种地位是一种财富还是一种负担?

任宗:两者之间没有必然的关联。请不要混淆商业模式和意识形态。例如,西方宗教信仰上帝,但他们设计了火车,火车是由煤驱动的。因此,当我们今天进入商业社会,我们不能仅仅因为我们是共产主义者而不做商业模式就做雷锋的无私奉献。那我们为什么要实行市场经济?我们应该用经济法来处理经济法。

30,记者:你为什么把网络安全和隐私保护作为今年的首要议程?

任宗:这是一个永久的要求,不是今年的。为什么?在过去,我们处于一个普通的传播和交换时代,没有病毒可以进入,所以在20世纪80年代早期使用的通信系统没有网络安全问题。后来,由于知识产权的出现,知识产权周而复始,可能还有几个缺口。未来的时代是云时代,到处都有空白。无论谁完成网络安全,客户都会购买。我们已经将网络安全提升到如此高的水平,因为我们面临着支持云时代的未来。今年不行,永远不行。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

youtub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