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吹“网络自由”的西方缘何转向高度重视网络管控?


据相关报道,美国日前正式发布《网络空间身份信任国家战略》,全面系统地提出“网络空间中值得信赖的身份生态系统”的战略理念,并通过建立“身份生态系统”实施“网络空间中的实名制”。英国卡梅伦政府已批准向议会提交互联网法规草案,该草案将允许政府部门严格监控互联网,允许情报机构监控电话通话,了解短信和电子邮件的内容,并要求互联网公司向政府通信总部通报用户使用互联网的详细情况。澳大利亚政府计划开发互联网过滤器来屏蔽政府认为有争议或有损国家安全的网页。那么,为什么一向标榜和倡导“网络自由”的西方国家最近转而高度重视网络控制呢?作者认为有以下原因:首先,西方国家已经认识到信息传播的即时性、便利性和多向性使网络成为社会动荡的重要驱动力。在伦敦骚乱期间,黑莓手机和推特、脸书等社交网站同时成为一个强大的工具。美国的“占领华尔街”运动通过提升校长建立了联系。西班牙、希腊、法国和其他国家的人民通过互联网组织的示威规模如此之大,以至于政府没有预料到。西方国家已经意识到网络自由是一把“双刃剑”,对社会稳定有负面影响。

其次,网络技术的发展给西方政府的社会管理能力带来挑战。不同于一般依靠政府投资、科研机构和企业的高科技发展方式,网络技术具有门槛低、分布广、更新快的特点。网络技术不断改变人们的行为方式和思维方式,这也造成了大量的灰色地带,刺激了犯罪活动。据报道,由于犯罪分子采用了更先进的技术,2009年美国网络欺诈造成的损失比2008年翻了一番。许多西方国家担心谷歌、脸书和其他公司涉嫌侵犯公民隐私权,并对其业务实施了一些限制。

第三,以网络文化为中心的社会思潮和运动也影响了西方国家的传统政治模式。近年来,起源于瑞典的“海盗党”运动稳步发展。其核心要求是废除知识产权制度,实现网络资源的自由共享。德国的“海盗党”继续赢得地方选举。它的影响力已经超过了绿党,正在侵蚀传统政党的社会基础。“海盗党”的理念给西方国家的经济体制带来了挑战,可能会严重影响其创新能力和竞争力,迫使政府做出回应。

简而言之,随着互联网行为对西方国家国内问题的影响越来越大,西方国家对互联网的态度不得不从自由放任转向寻求自由与控制之间的平衡,从外力应用转向内部治理。西方国家加强网络监督的措施暴露了他们在网络自由问题上的虚伪形象,从而阻碍了他们通过网络问题输出价值观和干涉别国内政的企图。同时,我们应该看到西方国家不会放弃争夺网络问题国际主导地位的既定政策。他们仍将采取内部和外部措施。在“收紧自己的围栏”的同时,他们将继续把网络自由和网络安全视为对外战略的两大沉重打击,试图在网络时代保持自己的整体主导地位。(吉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