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发展的眼光看待增长速度


第三,外部形势越复杂、越严峻,我们就越需要善用反周期控制工具来保持经济平稳较快增长。这不仅是先解决内部和外部问题的现实需要,也是我们长期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客观要求。中央经济会议还明确指出,世界大变革的加速发展变得更加明显,全球动荡的根源和风险点大幅增加,工作计划需要做好准备。这种风险不仅来自世界经济增长的持续放缓,也来自国际金融危机后的深度调整时期。而且还受到贸易摩擦对经济的负面影响和持续的不确定性的影响。2018年,中国商品和服务净出口对国内生产总值的贡献为负0.6个百分点,而2019年,由于进口收缩和出口掠夺的综合作用,中国商品和服务净出口对经济的贡献超过一个百分点。随着全球总需求的放缓和贸易摩擦的正常化,净出口将在2020年对经济产生重大负面影响。我们需要提振国内总需求来弥补这一差距。

从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看如何稳定经济

首先,这是经济下行压力增大的总体方向和方向;坚持供给侧结构改革的方向;坚持“六个稳定”,做好宏观政策反周期调整定位;坚持创新驱动的方向;向更广范围、更广领域和更深层次开放的方向;关于坚决打三大硬仗的定位。这些总体定位至关重要,为政府明年的经济监管定下了基调,并允许企业和市场充分调整预期。这相当于知道政府经济的支柱在哪里。当经济波动时,企业和市场也会相信政府会通过反周期调整政策来支持经济。当中央政府调控经济以“保持世界稳定”时,企业会放心,市场会有个底。

二是做好逆周期调整,坚持“六个稳定”。在财政政策方面,我们将继续保持积极的基调。一方面,优化财政支出结构,减少一般性支出,确保重点领域得到保护。另一方面,我们将实施减税和减费政策,巩固和扩大减税和减费的效果。会议提到降低企业的电力、天然气和物流成本,但没有提到进一步减税,这也表明在今年超过2万亿次大规模减税后,金融领域进一步减税的空间相对较小。在货币政策方面,在总体稳定的基础上,从去年的“适度紧缩”转变为“适度灵活”,并有小幅放松的趋势。会议要求流动性应保持合理和充足,货币信贷和社会融资的增长应与经济发展相适应,社会融资成本应降低。同时,会议强调需要增加制造业的中长期融资,以便更好地缓解私营和中小型微型企业的融资困难和高成本问题。

三是加强基础设施投资。这次中央经济会议提出了基础设施建设的方向,特别强调国家的长远发展,加强战略和网络基础设施建设,推进川藏铁路等重大工程建设。这意味着我们将从国家战略出发,提前安排一些重大项目。重大基础设施建设不仅具有很强的积极外部效应,而且由于整体投资规模大,对稳定经济也有立竿见影的效果。同时,会议呼吁稳步推进通信网络建设,加快实施重大自然灾害防御工程,加强市政管线、城市停车场、冷链物流等设施建设,加快农村公路建设

五是强调增加制造业中长期融资,支持增加设备更新和技术改造投资。随着主要发达经济体制造业指数的下降和贸易摩擦的加剧,制造业投资增长率从2019年第一季度开始大幅下降,1月至10月的累计增长率从2018年的6.9个百分点降至2.6%。如此快速的下降和深入的探索是罕见的。制造业投资低是由于外部需求下降和关税增加对出口的影响,以及贸易摩擦的不确定性导致企业投资信心不足。2018年技术改造投资大大促进了制造业投资,产能利用率没有随着投资的快速增加而下降。因此,一方面,加大对技术改造投资的支持力度,支持战略性产业发展,确实可以促进制造业投资。另一方面,为制造业提供中长期融资,降低融资成本,可以增强企业的投资动机。

六是促进消费稳定增长。2018年中国最终消费支出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76.2%,自今年以来持续下降,第三季度贡献率降至61.4%。形势严峻。因此,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一方面要求扩大国内消费市场,充分挖掘超大型市场的优势,发挥消费的基础性作用和投资的关键性作用;另一方面,需要财政和货币政策与消费、投资、就业、产业和地区政策形成合力,引导资金投资于具有乘数效应的先进制造业、民生建设和短期基础设施等领域,促进产业和消费的“双升级”。

总体而言,2020年经济增长的高概率将降至6以下,这不仅是“六个稳定”工作的必要条件,也是推进改革进入“深水区”的客观要求,是复杂外部形势的必然选择。不应低估外部压力,应坚持内部改革和发展。然而,只要全国人民团结一致,他们就能渡过任何风暴,平静地应对一个世纪以来前所未有的变化。正如中央经济会议开始时指出的那样,有了改革开放以来积累的坚实的物质技术基础,巨大的市场优势和内需潜力,巨大的人力资本和人力资源,全党全国一定会以坚定的信心和团结战胜各种风险和挑战。

(作者是国泰君安证券的首席宏观分析师)回到搜狐查看更多

http://acqle.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