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游戏防沉迷系统开发标准刚实施 效果如何各有说词


2007年7月18日

鑫烨/涂

本报记者夏婕妤

实习生陈李皇小果陈建中小娜高希

前天《网络游戏防沉迷系统开发标准》由国家新闻出版署等八部委实施。本报《网游不设“防” 将被禁运营》昨日对此进行报道后,许多读者通过“党报热线”表达了自己的观点。记者随后对50名读者进行了街头调查,其中80%的人认为该系统能有效防止儿童沉迷于网络游戏。60%的读者认为家长和学校教育孩子的方式是让他们不再沉迷于网络游戏的根本途径。30%的读者质疑这个系统,认为它有漏洞。

80%的读者支持这个系统

“你认为在网络游戏中强制安装‘反沉迷’系统可以防止孩子沉迷于游戏吗?”在记者问卷的第一个问题中,40名读者在“有效”栏打勾。其余9人选择了“按时间测试”,1人选择了“无效”。

该学生的家长高先生说,他的儿子从小学五年级开始就沉迷于网络游戏。他通常给他的零花钱不用于购买游戏软件,也不用于去网吧或购买游戏设备。他不愿意花任何心思在学习上。为了不让儿子这样放纵,高先生对孩子又骂又打。他使用了各种方法,但效果适得其反。高先生说:“这孩子太小,不能控制自己。我们说他改变了主意,去网吧玩游戏。现在我们有了这个系统,限制这些未成年孩子的时间应该是有效的。”

在采访中,记者发现网络游戏主要以积分积累和设备升级为诱饵,这让玩家沉迷其中。因此,游戏时间和游戏收入是有限的,从而达到防止游戏成瘾的目的。大多数受访者认为这种方法是有效的。

超过一半的读者希望治愈“反成瘾”系统,这似乎让焦虑的父母看到了拯救他们孩子的曙光。然而,在昨天的调查和采访中,60%的读者认为“戒瘾”制度只是一个暂时的解决办法。如果孩子想完全摆脱网络游戏的束缚,他们需要学校和家长的合作,这是根本的解决办法。

郑潇现在是我们城市一所大学的研究生。昨天他打电话告诉记者,他也是一个狂热的网络游戏迷。要不是老师的当头棒喝,他不会是现在的他。“我上高中时,我和其他同学都是游戏高手。我们都变得擅长玩“街头霸王”和“暗黑破坏神”。整天想着如何突破海关,赢得设备,结果会一落千丈。”郑已经在网络游戏领域徘徊了一年多。他是游戏世界的英雄,但在现实生活中,他已经成为老师和家长的一大担忧。直到高中后半年一个男老师换了,郑上任后不久就被叫到办公室,指着他的鼻子说:“如果你继续这样玩,我保证,你不会被我们班单独录取。”郑的自尊心受到老师的奚落,但他很快平静下来,并想到老师的意图是“说你说的话”“如果我进不了大学,我该怎么办?那时,我突然意识到真正的智慧和技能不是通过玩好游戏来体现的,而是比我将来要做的更好。因此,我安定了下来,更不用说玩游戏了,甚至没有看他们一眼。”在这个过程中,郑说他的父母和老师给了他很大的帮助,才使他摆脱了对网络游戏的依赖。

抗成瘾系统需要改进。

在接受调查的50人中,绝大多数人认为该系统可以发挥一定的作用,但其中15人也认为该系统存在漏洞,需要在未来进一步完善。这部分受访者认为,如果玩家只对一个游戏感兴趣,系统可以起到抑制作用,但如果他们同时对几个游戏感兴趣,系统就没用了。

浙江大学城市学院的黄啸已经“练习”网络游戏三年了。他认为“防沉迷系统”还有很多需要改进的地方:比如,成人身份证可以用来注册,大多数玩家用别人的身份证注册号码,同一个人可以用不同的身份证申请。T

温州瓯海中学学生陈骁在接受采访时告诉记者,《魔兽世界》的实施也可能带来不良影响。他的许多同学最初只对一个游戏感兴趣,但现在“反上瘾”系统已经实现。他们准备再玩几个游戏,每个游戏3-5个小时。与此同时,一些学校的老师也发出了不同的声音。温州市第九中学的单身教师认为,减少孩子玩网络游戏时间的关键是让孩子知道沉迷网络游戏的危害,然后让他们有意识地从中解脱出来。预防网络成瘾的关键应该是加强“唤醒教育”。仅仅引进一个或两个系统是远远不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