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企自建牧场被指形象工程投资长回报慢


伊利与美国最大的牛奶公司DFA建立了一家合资企业,建造美国最大的奶粉厂。所有的眼睛都能看到:难道不是为了牛奶吗?

从国内的自建到国外的“借奶”,从引进资本和外援到借款伙伴,2014年,中国乳业再次掀起了农业投资的巨大热潮,甚至比“三聚氰胺”事件后中国乳业农业投资的大跃进还要大。

然而,回顾当年建造的牧场,许多牧场仍然没有带来有效的产出,甚至一些管理和安全问题也相继爆发。那些年,那些不惜代价规划牧场的乳制品企业也有“喜忧参半”的感觉,有得也有失。

通过政策推动和资本蛊惑的牧场投资,乳品安全真的能实现吗?还是只是像业界担心的那样创建形象项目?“牛奶供应商”如何在大举投资后赢得市场?

亿资金进入牧场

11月12日,伊利股份公司宣布已与美国最大的牛奶公司DFA签订合同,在堪萨斯州联合建设一家年产80,000吨奶粉的工厂。建成后,它将成为全美国最大的奶粉厂。

从全球乳制品行业的发展状况来看,美国等发达国家对乳制品的需求趋于饱和,而中国市场对乳制品的需求仍处于快速上升阶段,对原料奶的需求巨大。与此同时,美国刺激原料奶生产的法案即将出台,这也为双方的合作开辟了道路。

事实上,不难看出伊利希望在美国原料奶的帮助下扩大其奶粉业务。在此之前,中国乳制品企业对牧场的“追求”一直在报纸上报道。据不完全统计,自2014年以来,已有数百亿元资金投入牧场。此外,与2009年前后的大型乳制品企业不同,参与者不仅包括大中型乳制品企业,还包括恒大等行业巨头的跨境投资,以及投资巨头和主权基金等资本的追逐。

中投食品行业研究员简爱华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牛奶投资备受追捧,政策、行业和企业三个因素可以说是相互影响的。国家对农业发展的鼓励是提高婴儿奶粉企业的奶源门槛,外国投资者或行业参与者因投资收入或自身发展需要而参与这些企业;然而,国内奶牛养殖业相对薄弱,可能成为未来下游奶牛业的一个限制因素。因此,奶源建设受到国家的重视。为了恢复消费者信心,保证牛奶供应数量和质量的稳定,企业也是重要的考虑因素。

对于婴儿配方奶粉制造商自建的奶粉来源,该政策可被描述为“三个订单和五个订单”,因此提出了被称为“历史上最严格”的新奶粉法规。提到生产婴儿配方奶粉企业的原料应来自自建的自控奶源。即使在产业兼并重组计划的政策文件中,也强调企业要有自己的奶源。据悉,政府将出台一系列政策支持国内乳品企业的兼并重组,配套资金达到300亿元,将从财政、税收等方面进行。为了寻求政策支持,许多企业投入巨资完善产业链建设。自建牧场是最大的。

与此同时,市场认知的变化也迫使乳品企业转型。华北蓝海快速消费品品牌营销策划机构首席项目运营总监王梓蘅也指出,“新鲜”奶源(原料奶储存时间最短)和“轻”加工(最少的工业加工环节和最少的高温干预)是乳制品未来的发展方向和趋势,实现这些需求是液态奶源充足、稳定、安全的支撑保证。

“国内外傣族

2009年初,蒙牛宣布将建设20个超大型奶牛养殖场,每个养殖场预计投资3亿元人民币。伊利也很快做出回应,宣布投资2.5亿元建设原奶项目。新和宝(14.31,0.53,3.85%)乳业也宣布将扩大其四川鸿亚牧场,并购买一些有奶源基地的品牌,投资2亿至3亿元。数据显示,2012年,40多个牧场正在建设中。

在牧场布局上投入巨资的最具代表性的企业是贺飞乳业。自2003年上市以来,贺飞乳业已经开始建设牧场。正是因为牛奶自给自足,贺飞才得以抵御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造成的工业冲击。并非所有产品都经过问题测试。

“我与中国其他乳制品企业的做法相反,在原材料建设和产业链改善上投入了更多的人力、物力和财力,而大多数企业都是拿钱投入市场的。”贺飞乳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冷友斌表示,这样的选择的确有得有失。“如果投入牧场的20亿元投入市场,贺飞的市场和品牌就不会是这样了。当然,三聚氰胺事件可能发生在我们身上。”

每个乳制品公司都面临这种困境。虽然大规模的草场建设会有很大的好处,但草场的建设和运营并不容易。东施北美牧场科技有限公司执行董事苏浩表示,国内牧场建设的“标准”是每头牛-元,总体投资成本高,投资回收期长。"世界标准是6-10年才能恢复原状."与此同时,自建牧场必须承受6至10年的许多未知风险。

“牧场是整个乳制品链中利润最低的环节。目前,平均毛利率只有5%~10%,而液态奶和酸奶的毛利率至少在20%左右,奶粉更高。此外,牧场投资的回报期很长,所以简单地经营牧场确实成本高,回报低。”广东乳制品行业协会秘书长王定绵表示。

据记者了解,在最近一轮投资热潮中“诞生”的牧场现在只有少数有有效产出。此外,牧场的奶牛养殖需要非常高的地理环境、饲料、供水、物流和运输。蒙牛最初的牛奶供应商的现代畜牧业过去一直专注于10,000个农场的模式,但农场中粪肥的处理和奶牛疾病的防疫一直受到外界的反复质疑。

消息人士称,近日,安徽省肥东县环保部门因现代牧业的子公司现代牧业(肥东)有限公司违反环境规定,对其处以巨额罚款,并通知了全县。事件还没有结束。该公司未经许可出售了42头病牛,并受到动物检疫部门和公安机关的调查。然而,曾经以大规模草场建设而闻名的现代畜牧业,却因各种草场管理问题而陷入困境,使其以前备受推崇的模式陷入困境。

一家国内乳品企业的内部人士告诉记者,每个企业都知道自建牧场可以保证产品质量,也有利于自己品牌的建设。然而,除了保证产品质量之外,企业在业绩方面满足投资者的要求也同样重要。然而,投资大、回报低的牧场显然使企业顾此失彼。

这就是为什么一些乳品企业的高级经理公开说中国的原料奶是世界上最贵的之一。原料奶的高成本使企业难以消化,而自建奶源的高成本也使企业难以承受。在许多情况下,自建牛奶来源是“故作姿态,给媒体和社会一个解释”。因为自建奶源的成本太高,“企业根本投资不起”。要解决奶源问题,仍然需要走“社会化和专业化”的道路。“模型重量”确保产品安全,同时降低牛奶源的控制成本。企业能同时拥有“鱼和熊掌”吗?国内牧场和工厂的分离模式导致了

因此,自我建构可能不是唯一明确的答案。正因为实际操作中遇到的困难,已经实现牛奶供应自给自足的飞鹤与各乳品企业进入牧场建设的趋势“背道而驰”。2011年8月,飞鹤宣布出售其五个牧场中的两个示范牧场,并将自建变为自控。“在确保公司获得高质量原料奶的同时,还可以节省公司在农场的运营费用。”

资本成本也是所有乳制品企业必须面对的挑战。“许多奶源建设是向投资者介绍的,投资者为奶源建设提供资金,因此不会影响自己的业绩。投资者也看到牧场建设的长远意义,并愿意投资。另一方面,许多国际品牌也愿意投资国内品牌,在国内品牌的帮助下实现登陆中国市场。然而,国内大型企业有更多的选择去国外购买牛奶来源。一方面,他们将在创造国际噱头的同时获得宣传利益。”一位业内人士指出,与资本结合也能更好地平衡短期业绩和巨额投资之间的矛盾。

与资本引进相比,雀巢通过其他方式实现了“安全”与“成本控制”的平衡。雀巢在其“企业奶农”的“轻资产”模式下,建立了示范牧场来培训不同的奶农,从而实现不同奶农的转型升级,增加投资,实现标准化、规模化养殖。

尽管各种模式的利弊仍需观察,但有一点是肯定的:牧场经营面临的问题远比资金的经营复杂。在新一轮投资热潮中,如果牧场专业化、标准化、规模化的管理水平得不到提高,奶牛数量的增加本身不会对下游产业带来好处,也难以避免上述现代牧场所遇到的一系列管理问题。

根据农业部公布的数据,2013年,美国有900多万头奶牛存栏,产奶量超过9000万吨,而中国有1400万头奶牛存栏,产奶量超过3600万吨,是前者的1.5倍,但不到产量的一半。

“从中国的国情来看,1万个牧场仍然存在争议。首先,国际经验主要集中在中小型牧场和合作经营上,不能直接照搬到中国10,000个牧场的管理上。因此,国内模式仍需企业探索。例如,如何整合奶农的现有资源,并对其进行标准化和大规模升级。”业内人士在分析中指出。

youtub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