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50亿到帐12亿,三场宫斗大戏,网红P2P点融的六年之痒


在网上贷款行业如火如荼的时候,网络公司宣布了又一轮大额融资。在过去的六年里,电融已经宣布融资总额接近50亿元,创下了网上贷款行业的纪录。然而,根据Dianrong.com多年来的审计报告,电融实际收到的不到12亿元,仅占公司公布金额的24%。此外,一些投资者与电融的母公司交叉持股,资金来源可疑。由中西精英共同打造的在线红色平台已经经历了几次战斗,尚未走出亏损的泥沼。它的上市更加遥远。现在,随着郭敬明回归中国,这能挽救局面吗?

好消息!Dianrong.com又开始融资了!

好消息!Dianrong.com又开始融资了!

20日,Dianrong.com透露公司最近完成了新一轮融资,金额不到1亿美元。这一轮融资由前老股东渣打银行直接投资公司牵头。通过渣打直接投资拆分并由渣打直接投资团队管理的私募股权基金(AffirmaCapital),包括大连黄金投资(Orix ORIX在中国的投资平台)在内的一些老股东参与其中。

在行业如火如荼的时候,电融的巨额融资并不能扭转行业的衰落,但却能在一定程度上提振员工的士气和投资者的信心。

尚平君记不起这是网上红色P2P融资多少次了。严格来说,经过审查,这可能是电融的第九轮融资。融资如此频繁以至于英文字母是不够的。

b轮之后是战略投资,d轮之后是d轮,然后必须再次使用战略投资。这一次,它被简单地称为“新一轮”融资。也许我真的不好意思称之为e轮,经过这么多轮融资,投资者也拿走了近50亿元(部分融资未披露,这是保守估计)。六年后,一系列负面消息出现了,如高管内讧、大规模裁员和债务转移缓慢,而不是烧掉上市的独角兽。这使得那些已经支付了真正的钱的投资者有所期待。

Dianrong.com也是中国P2P最豪华的明星创业团队。其联合创始人苏海德是贷款俱乐部的创始人之一,并在2007年成立时担任首席技术官。另一位创始人郭亚航也是一所技术学校,曾为借贷俱乐部(Lending Club)做过技术外包服务。

这样一个由中外明星组成的混合团队自诞生以来就受到各国首都的追捧。从当地的风光和北极光到洋务集团的大连黄金投资公司,以及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和泰格基金(Tiger Fund)等明星外资公司。

据公开数据显示,在过去6年中,电融通过9轮融资至少筹集了50亿元人民币,仅次于鲁金夫(由于鲁法克斯是一个大型金融平台,电融网严格来说是P2P行业最大的融资平台)。

但是电融的表现跟不上融资的步伐。根据上海电融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2018年的审计报告,该公司2018年的收入为10.03亿元,较2017年(12.83亿元)下降22%。2018年净利润为4353万元,比2017年(1.1亿元)下降66%。但2017年所得税一次性扣除9338万元,实际利润总额为2273万元。2018年

电融的现金流也出现恶化。2017年,电融经营活动的净现金流为5.49亿英镑,2018年为-3.42亿英镑。这意味着电融的现金流不再能够支持其正常运营。

2018年电融经营活动现金流量为10.64亿元,比2017年的15.44亿元下降33%;与此同时,该公司现金支出为7.61亿元,是2017年3.05亿元的两倍多。在收入大幅减少、成本翻番的情况下,电融被迫降低劳动力成本。根据审计报告数据,2018年电融向员工支付了1.78亿元现金,比2017年的4.86亿元下降了63%。这主要是因为电融在2018年取消了分支机构并裁员2,000人。“”的表现也拖累了戴安荣的估值表现。在一些第三方评估的2018年金融独角兽名单中,Dianrong.com的估值为10亿美元。然而,参考

在10多家在美上市的中国金融科技公司中,市值超过10亿美元的只有滑稽商店(Funny Shop)、360金融、拍卖贷款和乐心。拍卖贷款(Auction Loan)拥有9000多万注册用户,去年利润高达24.7亿元,市值仅为14亿美元。小赢技术、小额信贷网络和成熟的在线贷款平台怡然贷款目前市值不到10亿美元。如你所知,这些公司已经获得了稳定的大规模利润。

如果以50亿元的融资为基础计算,电融网现在已经资不抵债,其实际价值几乎不超过过去6年烧毁的资金。

宣布在50亿英镑中只筹集到12亿英镑,60%的贷款是借来的。

当然,这个前提是点融实际上筹集并烧毁了50亿英镑。问题是,各种资本真的投资了50亿真金白银吗?从戴荣披露的审计报告来看,这一数据值得怀疑。

共同金融业务回顾(Mutual Financial Business Review)查阅了电融公司2016年至2018年的审计报告,并查看了过去几年融资资金的可用性。

2018年电融公司收到现金1亿元,贷款2.076亿元,其他筹资活动现金4651万元,2018年现金3.54亿元。其中,除第一笔1亿元作为投资基金外,第二名可疑投资者或关联方采用名义股票和实际债务的方式,第三笔贷款也应是关联方贷款。

从融资历史来看,2018年电融共收到1.1亿美元(约7亿元人民币)。然而,实际收到的资金仅为向公众宣布的数额的50%。有两种可能性,要么融资额被夸大两次,要么出资额不到位。

回顾2017年,公共信息显示,电融今年获得投资2.2亿美元(约15亿元人民币),但审计报告显示,电融公司2017年获得投资1亿元人民币,其他筹资活动预收2.24亿元人民币,筹资活动现金3.24亿元人民币。实际筹集的资金只有宣布的22%。

2015,电融收到了两笔资金,一笔来自老虎基金,金额不明,我们就算2000万美元吧。二是融资2.07亿美元。

2016年不会有融资活动,所以我们一起看两年,两年累计融资金额约为15亿元。

根据电融公司2016年审计报告,公司收到投资现金1.2亿元,贷款2.496亿元,筹资活动现金3.697亿元。2015年,公司收到投资现金2387万元,贷款9819万元,合计1.22亿元。

2015年和2016年,点融资的融资金额约为5亿英镑,仅为宣布融资金额的三分之一。

仅从审计报告来看,2015年至2018年,Dianrong.com共收到外部资金约11.78亿元,其中60%以贷款形式投资。这与向公众宣布的50亿英镑累计融资额大不相同。

电融母公司与投资者之间的交叉持股

此外,《共同投资业务评论》发现,Dianrong.com与部分投资者之间存在交叉投资和交叉持股的特殊情况。

电融网实际控制人任重贷款有限公司投资了三家公司,其中一家是大连金融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公司法定代表人是刘国平,注册资本48亿元,持有任重贷款有限公司6.25%的股份,该公司是Dianrong.com 2018年的战略投资者大连金头。

大连黄金投资2018年年报显示,2018年,中国贷款有限公司首次进入大连黄金投资股东名册,9月7日完成实收资本3亿元。同年8月7日,网络公司宣布大连金头对该公司进行了4000万美元的战略投资。

大连黄金投资的主要股东是欧元(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其兄弟公司欧亚资本(euros Asia capital)于2018年初宣布,将与中信里昂投资联合投资7000万美元于网络公司。

2018年,电融的总筹资只有3.54亿元,其中大部分是b

2014年10月,新鸿基有限公司投资了网络公司的b轮融资,但融资金额不详。同年12月,新鸿基亚洲联合金融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亚洲联合金融”)和网络公司共同宣布在北京开展长期战略合作。安联是香港最大的独立消费金融公司和中国最大的外资小额信贷公司。安联在中国大陆有超过138家分支机构。2018年,UAF实现净利润10亿港元。

神秘的海外所有制结构

电融网的所有制结构一直是个谜。dot gain年合规审查报告显示,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是在英属维尔京群岛注册的中国贷款有限公司。dot gain technology是dot gain finance的全资子公司,与dot gain finance签署了合作协议。网点扩大融资将作为点对点贷款信息中介业务的运营商进行合作,网点扩大技术将通过协议控制网点扩大融资。

公共信息显示郭天义和胡金花都已经70多岁了,他们公开的住宅地址似乎在同一个住宅区。电融创始人郭晓阳的家族很可能会取代他们的股权。

根据调查资料,2016年11月21日,上海电融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东湖金华、郭天逸、杨荣睿三家自然人股份全部质押给上海电融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上海电融信息科技有限公司100%由中国贷款有限公司控股,法人为Dianrong.com联合创始人之一苏海德。

根据香港商业登记及公司注册处的资料,中国贷款有限公司成立于2012年,是一家香港公司,注册资本为1万港元。其执行董事是中国大陆居民郭亚航、美国公民苏海德和另一名美国公民谭海南。

2017年12月,中国贷款有限公司将其所有股份转让给在开曼群岛注册的离岸公司电融控股有限公司。

这形成了完整的VIE结构。电融建立了这一架构,为2017年至2018年的未来上市做准备。此外,海外股权结构也有利于海外资本的进入。另一方面,由于离岸公司的信息不可用,这也可以帮助公司隐藏一些不想透露身份的股东。

在三次大的宫廷争斗后,郭亚航再次接管了电融

公司。自2017年以来,Dianrong.com一直在报告管理层之间的内讧。

2017年12月7日,电融创始人兼前CEO苏海德不再担任CEO,取而代之的是董事长。罗龙祥接替苏海德担任首席执行官。罗龙祥此前曾担任电融首席运营官。罗龙祥为渣打集团工作近18年,是渣打银行的高级高级高级执行官。他可以被视为投资者的代表。

在这次管理变革中,创始人和前联合首席执行官郭亚航被替换为联合董事长,帮助电融在中国和亚洲发展新业务,促进电融与政府和行业的密切沟通。这意味着郭亚航已经被正式边缘化。在此之前,有传言说郭亚航已经逐渐淡出电融的管理。

因此,这场内部斗争可以被视为首都与苏海德联手的短期优势,代价是创始人之一郭亚航的离开。

戴安娜王妃的第二次内部斗争发生在2018年下半年。

2018年9月1日,电融通过董事会决议,任命崔温雅为电融集团执行总裁兼联合董事长,郭晓阳不再担任联合董事长。但直到10月底,这一重要的高管任命才因负面消息而取消。

2018年10月25日,网上有消息称“电融高管崔温雅击败了电融5岁的员工”。随后,Dianrong.com宣布崔温雅自9月份起担任电融集团执行总裁兼联合董事长,郭晓阳不再担任联合董事长。

公告还强调,公司的所有管理层都向崔温雅汇报。尽管公告没有提及管理层是否包括首席执行官罗龙祥,但很明显,作为首席执行官的罗龙祥也在这场斗争中被停职。

这一事件以郭亚航和管理层代表的沮丧告终。

然而,情况很快变得对郭有利。随着逾期和大规模裁员的爆发,网络公司在2018年底陷入困境。有传言说苏海德甚至在香港藏了一段时间。

2019年3月,郭亚航出面接受媒体采访。他积极应对电容会面临的困难,并提出了解决办法。

出狱一年半后,郭亚航成功归来。他从简历中被删除了将近半年,又被放回了电荣。他的头衔仍然是联合创始人和联合主席。

在采访中,重新获得事务控制权的郭亚航含蓄地批评苏海德领导的管理团队“基础不足”,这是电融发展受挫的原因。

”电融网的两位创始人,一位来自中学,一位来自西方,许多职业经理人也有海外归来的背景。这些标签使他们有别于同龄人。然而,从互联网金融的发展过程来看,仍然良好的平台仍然是非常坚实的基础。”郭亚航

与此同时,郭亚航指出,戴安融引进的传统金融机构高管在应对迅速变化的行业形势方面存在不足。“电融最初的做法在资本市场非常受欢迎,并从合规金融机构引进了许多人才。然而,在快速创新和变革的行业中,传统金融机构职业经理人的压力和速度是不够的。他们更适合在明确的框架内履行职责。”

最后,郭亚航间接宣布接管电融的整体情况,并宣布在备案或上市后接管电融的管理。

“这促使我回来,和戴安娜一起再跑一段时间。目前,我每天都是电融。归档完成或上市后,有必要转向由职业经理人主导的流程。”郭亚航说道。

此时,电融的第三轮龚都戏以郭亚航的暂时胜利而告终。然而,无论是戴荣还是郭亚航,未来的内外斗争还远未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