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一聊曹操刺杀张让一事的真实性,以及曹操可能的动机


微信图片_20200114165652.png曹操(陈杰)

路德金毛道,当涂不敢高。

为荣誉奋斗仍在游戏中;吃马也是一样。

三个点在他身后跳跃,都在他死前作弊。

就像在坟墓上一样,小偷怎么能逃脱?

在《三国演义》,曹操做了一件贬低自己生命的侠义之举。他曾与王允密谋暗杀董卓。因刺杀失败,他逃离洛阳,来到刘晨倡导义士,争取董卓。事实上,历史上没有这样的事情。曹操不支持董卓的统治,也不接受董卓的拉拢。他在法庭上没有权力,于是逃到刘晨去起义。然而,历史上曹操曾一度被怀疑暗杀了张让。这件事也被一些人认为是曹操刺杀董必武的历史原型。下面的小编辑就来谈谈这件事,曹操刺杀张让是否属实以及曹操这样做的动机是什么。

曹操刺杀张让或过度解读

曹操刺杀张让的结果没有记录在《三国志》中。出自东晋历史学家孙胜的《《异同杂语》》。它看起来像一本笔记本小说,然后被南宋历史学家裴松之引用到《武帝纪》。这说明曹操刺杀张让的可信度不是很高,至少没有被陈寿接受。当然,这并不是说除了官方历史以外的所有材料都是虚构的。裴的注释《三国志》包含了许多《三国志》所没有的珍贵资料。然而,由于陈寿没有记录曹操刺杀张让的事件,这并不排除这一事件本身就是一个荒唐的传闻。

虽然这件事的真实性有一点问题,因为有这样的记录并且没有逻辑上的伤害,它只能被相信。让我们先看看原始记录。

《异同杂语》:“太子试图私下进入张让的房间,以便他能感觉到。但手舞足蹈的戟出现在法庭上,穿过墙出去了。除非能够使用武力,否则任何人都不会受到伤害。”

这段话基本上是曹操刺杀张让的来源。由此可见,曹操只是未经允许进入张让的家,但有没有具体的暗杀甚至是他的目的暗杀?这很难说。我们看到曹操的青春个性,“任侠是放荡而不治国的职业”,以及一个任性而好脾气的公子哥的风度。根据《世说新语》的另一则轶事,曹操和袁绍曾潜入一名手持武器的新婚男子家中,最后抢劫了新娘。此事与曹操私入张让时似乎没有本质区别。曹操进入张让的办公室可能是暗杀,也可能是这样。也许是因为《三国演义》中曹操刺杀董仲舒的情节在人们心中根深蒂固。当人们看到曹操私下进入张让的房间时,很容易想到暗杀,而忽略其他可能性。

《世说新语假谲》:“年轻时曾和袁一起当过游骑兵。他看了婚礼,偷偷溜进了主人的花园。”

曹操刺杀张让的可能性

曹操私下进入张让的房间。在生活中制造麻烦是可能的,但暗杀张让也是可能的。然而,在边肖看来,后者的可能性相对较低。首先,除了与董卓对峙之外,曹操对他的生命非常宝贵。换句话说,他不是一个愤怒和暴力的人,而是一个足智多谋和机警的人。以曹操在洛阳的为官经历为例。曹操在洛阳北部当尉时,他确实采取措施杀死了宦官叔叔简硕。然而,此时的剑硕还远远不是一个合适的官员。直到钟平五年(公元188年),剑硕才成为西园八大元帅之一。曹操在洛阳北部当尉时,还是一个行路的人。曹操家族拥有由曹腾通过四帝和延续曹嵩而形成的网络。曹操杀害建硕叔叔并不是真正的违抗权力。

《曹瞒传》:“鬼王爱上了小黄门的剑朔叔叔,并杀了他。”

《后汉书献帝纪》:“(钟平第五年)八月,他最初被分配到八个

此外,以张让等人为首的宦官集团与以董卓为首的凉州军阀截然不同。董卓是凉州军阀的骨干。暗杀之后,这些战士会分崩离析。宦官集团只是皇权的延伸,他们可以依靠汉灵帝又大又粗的腿。只要韩灵迪还活着,刺杀张让就没什么意义了。只要韩灵迪支持,就会有新的宦官取代张让。因此,曹操冒着生命危险去刺杀一个太监,这实在是不合理的。

曹操私入张让室的目的

假设《魏书》的记录可信,曹操私入张让室的目的是什么?杀死张让的可能性太低,而另一个可能性,边肖,认为这是非常高的,那就是,让自己出名。东汉末年,文人的名声非常重要。有了足够的名气,仕途将会非常顺利。因此,有些人故意树立自己的名声,曹操也是如此。

但是曹操与袁绍、孔融、刘表、柳岩等人相比有很大的劣势,这就是他的出身。曹操的义父是深秋的曹腾。虽然曹腾的名声比张让、赵忠等十名正式侍从好得多,但毕竟是太监的身份。曹操原来的身份是追宦官。宦官历来为士人所轻视,尤其是东汉末年,宦官权力扩张,排挤政治资源,压制士人集团,宦官的声誉极其低下。学者们对太监作为一个集体的仇恨不会因为一个太监而改变。汉灵帝死后,袁绍和其他人能够通过罢免宦官来证明这一点。

为了摆脱宦官的表情,曹操不遗余力地与宦官划清界限。例如,窦武和陈凡,上海的名人,他们声称在反对宦官集团的斗争中被杀;另一个例子是上面提到的违反宵禁的剑硕叔叔被杀。武装进入张让的家制造一个场面,很可能就是为了这个目的,可以看作是曹操对宦官集团的重要人物张让的立场的挑衅。但是,曹操有一定的人脉。如果他没有走得太远,他就不会遭受张让的暴力报复。这样,曹操不仅显示了自己和宦官之间的界限,而且也没有造成太严重的后果。从各种现象来看,这种可能性更高,也就是说,曹操私闯张让的房间只是他自己的一种宣传行为,而不是真正的暗杀。

参考:《异同杂语》,《三国志》